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 > 祭祀专区 >

怀念父亲王升

时间:2017-04-23 16:38点击: 关键字:王升,王华
王 华 父亲王升离开人世不觉已有五年了,他带走了慈详的父爱,给我们留下了永远难以抹去的悲痛和怀念。 由于历史的原因,我51岁时才第一次和父亲王
 
·王   华

父亲王升离开人世不觉已有五年了,他带走了慈详的父爱,给我们留下了永远难以抹去的悲痛和怀念。

由于历史的原因,我51岁时才第一次和父亲王升见面,而此后我们真正共处的日子,相加到一起不过半年。在短短的一百多天里, 我得到平常人一辈子都难以收获的幸福、快乐。我感到十分满足。

父亲王升忠于祖国,忠于中华民族,忠于师友。在离开大陆的几十年间,神圣的祖国永远在他心中,他一贯致力于维护祖国的统一,民族的团结。在职时是反独的旗手,退休后放弃悠闲的享乐生活,仍致力于统一大业,牵头组建促进中国现代化学术研究会,“力求在有生之年,透过学术交流,对中华民族的未来,对后代子孙的福祉、凝聚共识方面有所贡献”(信中语摘)。从1992年他亲自赴香港筹集资金起,他生命的最后14年,为主持一年度的例会一直不停地穿梭奔走于两岸,直到逝世的前一年,年逾90了,仍支撑着衰老病弱的身体主持会议。由于他和两岸同仁的积极努力,“促进会”取得了预期的成效,历次研讨会上发表的学术论文计250余篇,已汇编成《中国现代化》一书,对促进祖国统一,民族团结大业作出了有力的贡献。

他对“台独”行为嫉恶如仇,从巴拉圭回台北后,有一日李登辉邀请打高尔夫,球场谈论时事时,他毫不留情地批评李登辉纵容“台独”的倾向,并严厉地指责:“我看国民党几十年的基业,就将毁在你们这班人手里”。

那年台北市竞选市长,马英九、陈水扁相争激烈,已经退出政坛的父亲面对不能插手的无奈状况,为了祈求国民党人当选,在选票揭晓的前夕,他甚至连夜祷告天主赐福。

台岛统独之间斗争是异常尖锐复杂的。作为维统反独的中坚,他经常遭受威吓、谩骂、诽谤、中伤。在巴拉圭期间,丧心病狂的“台独”分子,甚至不惜以20万美元的重金买刺客,要致其于死命,可他从来没有屈服和动摇过。

父亲是一个酷爱学习的人。他小时读书不多,靠的是后来不断地苦读,在古典诗词、书法方面有很高的造诣,文章也写的很好,一生曾发表许多著作,如《国父思想》、《三民主义研究》、《政治作战概论》、《领袖和国家》、《旅美记》等等。父亲三十多岁报考中央干校研究部时,经过一年多夜以继日地苦读,最后在近七千大学毕业生和军校毕业生中胜出,成为入选的三百个佼佼者之一。到了五十多岁,还努力攻学英语,后来演说还能用流利的英语说上几句开场白了。他曾说过,他的讲话一般不用书稿,但讲完后,如果有人一字不落的记录下来,不用修改便是一篇好文章。他还以自己苦学成才的事例教导我,鼓励我要不断读书和上进。1995年的一封信中说“有空是否可以买几本用白话解释的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,读完这些书就会了解什么是中国文化,然后读一点唐诗、宋词……”由此可见,他对中华传统文化感情之深,和对子孙后代在继承发扬中华文化传统方面期望之厚。

父亲跟随蒋经国半个多世纪,受宠不娇,被贬不馁,始终忠心耿耿无悔无怨。1996年回乡时曾对我说“蒋经国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物,他一生竭忠竭诚,无私忘我,工作中不遗余力”,又说“他对我要求很严格,比如说我只有80斤的负荷能力,而蒋先生给我的却往往是100斤以上的重担,但我从来没有推却过,总是尽全力去承担,而且每一次都会不打折扣地完成任务“。某年,台南部分群众受”台独“分子的挑唆,群起闹事,声势很大,就连蒋介石巡视到此也不敢下车。父亲迎难受命,前往平乱,他动心忍性,有礼有节,竭尽其斡旋安抚之才干,终于圆满地解决了这一棘手的难题。

父亲的一生,也是奉行孝道模范的一生。小时候他目睹祖母陈尸堂前无钱下葬的惨状,自己出门借债不成反而受辱,那时起便下定决心,要刻苦读书,出人头地,为祖争光,为此经常蒙灯蔽烛攻读,深夜不息。事业有成身羁台湾时期,日夜思乡,为不能报谢祖恩而心痛。1996年,终于冲破阻力实现回乡祭祖的夙愿。

他十分关心子孙后代的成长和教育。大量的来信中至少有上十封信说到我儿子的升学和就业的问题,信中说“父亲年幼失学,由于国家多难,家中十分艰苦,唯一的出路就是吃苦、负责、忍气、冒险”,他劝导我的儿子,“不妨从小做起,历史上陶朱是致富的能者,他每次就业都从小处着手。”

关于“忍性”,在吉安时,父亲打了一个生动的比喻说,“在造谣、诽谤、恶意攻击者面前,我象是一堵墙壁,他打我几拳我不理睬,不还手,当攻击者多次出手之后,必将指断血流,自行败退。

五十年代初,父亲奉命率员前往南朝鲜接收一大批人员,返程海上风浪大作,随行工作人员要求搭飞机先行返台,他力斥众议,坚持和被接收人群同船共济。结果因旅途劳困,大病了一场。蒋经国得到情况后,命令财务部门在他原有工资外,每月增发一笔金额颇丰的“健康津贴”。而这一笔不断发放的钱,父亲分厘没有自用过,全部分发给部下,作为他们特殊困难的补助。对此事,蒋经国一直“蒙在鼓里”。

父亲位居要职,曾手握台湾军、政、新闻诸多大权,经他批准或主持的大型建设工程不计其数,但他从不指染分毫不义之财。官阶晋升时,按规定更新的办公用具、轿车,他拒绝享用。有助于人,受惠者登门谢礼,他从来不收。我曾两次赴台,有幸能亲眼目睹那一幅幅感人的场景:人退休了,依旧宾朋盈门,来访者络绎不绝,宴请几乎每天都有,毫无人们常说的“人走茶凉”的迹象。为了避开过多的应酬,每逢旧历年节,他大都要躲到“乡下”去过,并把此举风趣地称为“避年”。漫步街头有时也难免尴尬,冷不防会有一两个年轻人突然当众向他下跪,称“爸爸”,他们是当年办学时收养培育成人的社会孤儿。

父亲的葬礼,按他生前的嘱咐安排的简单,连战、马英九等政要都到场致哀,下葬的那一刻,在墓穴前下跪叩首的,有中外名人,政府要员、白发元老、生前学生,还有由亲属搀扶体瘫肢残的病人,那场景感人至深。

廉洁奉公、忠诚宽厚、博学多才、胆识超群、办事果敢,是父亲优良气质的丰富内涵,而胸怀坦荡、信仰坚定、刚直不阿是他突出的性格特征。敬爱的父亲,永远活在我们心中。


(本文作者系王升先生之女。王升曾任国民党中常委,1992年发起成立促进中国现代学术研究基金会。)

转载自《团结报》2011年3月24日文史版
 

Copyright © 2011-2015 庐陵王氏网 版权所有:吉安太原堂文史研究会
办公地址 江西吉安市吉州区中天宾馆一楼(位于吉州区鹭州东路28号,吉安市邮政局对面,附近有6、9、10路公交车站点)
联系电话 18079655915 庐陵王氏该公后裔QQ群 23612981 网站联系 王义和电话 18079655915
本网站资料仅供王氏宗亲寻根问祖、交流联谊、谱牒研究和文化传播,严禁用于商业用途,如须转载敬请注明网站及作者!
赣ICP备12004828号-1 Power by DedeCms |